江苏快3

欢迎访问科学技术网(sc-av.com)网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

罚款敲定 董监高全换!暴力抗法的深大通连收6封关注函 5名责任人市场禁入二层床

时间:2020-03-21 12:33|来源:未知|编辑:admin|点击:994 次
   3月11日,暴力抗法的深大通终于领到了那张预告已久的60万罚单,但它的麻烦远未结束。

  证监会在去年7月的公告中,将深大通此前的抗法事件,定性为“首例因不配合检查、调查,被证监会立案查处的案件”,明确表示深大通及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性质特别恶劣,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监管秩序,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。并拟对深大通给予警告,并处以六十万元罚款,对主要责任人员采取终身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。

  如今虽然上述处罚已渐次落地,但深大通此前被监管调查的问题仍尚未明晰。事实上,除两名独立董事外,深大通的董监高已在2019年年底完成了全部换血,目前仅有3名高管仍在履职。而在最近一年的时间里,深大通已连续收到6封深交所关注函,最近一封是在一个月前的2月14日。

  暴力抗法深大通

  2019年5月22日,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上市公司深大通彻底“火”了——以殴打证监会调查人员的方式。

  当天下午,深大通员工使用推搡、抓挠调查人员,抢夺、摔砸执法记录仪等暴力方法抗拒调查,致证监会调查人员软组织损伤、手臂被抓伤、执法记录仪部分零件损毁。事件一经媒体报道,瞬间引爆了整个资本圈。

  经查明,深大通存在的违法事实包括:在2018年7月17日至2019年6月5日期间,证监会检查、调查人员多次前往深大通办公场所进行调查,深大通及相关人员存在拒绝签收调查通知书,拒绝接受询问,拒绝在询问笔录上签字,拒绝提供会议记录等相关文件资料,强行闯入询问场所阻断询问,强行带离正在接受询问的人员,辱骂、威胁检查、调查人员等拒绝、阻碍检查、调查的行为。

  证监会指出,股东大会、董事会及监事会会议记录等文件资料作为上市公司重要档案,深大通应当予以妥善保存并如实向检查、调查人员提供,但截至调查结束,深大通未按要求提供上述材料。同时,深大通还存在擅自转移、隐瞒存有周例会文件资料等重要证据的电子设备的行为。

  此外,深大通及相关人员拒绝、阻碍证监会检查、调查,导致证监会无法及时获取认定相关行为的核心证据,是相关案件无法继续查办的重要原因,如不依法对深大通及相关责任人员进行惩处,将会产生以较低违法违规成本阻却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查处、逃避行政处罚的不良示范效应,严重影响证监会依法履行证券市场监管职责。

  “本案系首例因不配合检查、调查,被证监会立案查处的案件。深大通及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性质特别恶劣,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监管秩序,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。”证监会在2019年7月公告称,拟对深大通给予警告,并处以六十万元罚款,对主要责任人员采取终身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。

  5名责任人市场禁入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证监会对深大通检查、调查过程中,不配合检查、调查的行为并非个别、偶发事件。包括深大通高级管理人员、中层管理人员及普通员工等在内的多名人员,多次反复地消极对待、拒绝、阻碍检查、调查,甚至使用暴力方法抗拒调查,抵触、对抗特征明显,影响了监管检查、调查工作正常进行。

  因此,在2019年11月,深大通抗法事件的5名主要责任人被证监会采取了市场禁入措施,其中实控人姜剑市场禁入10年;副董事长、董事会秘书李雪燕,执行总经理、北京分公司负责人黄卫华,职工监事牛超,员工李洁市场禁入5年。

  事实上,尽管这些员工对深大通“忠心耿耿”,甚至不惜以暴力抗法来“保护”公司,但深大通还是第一时间对涉事人员进行了辞退。

  2019年5月26日,暴力抗法事件发生后的第4天,深大通应深圳证监局要求召开董事会专项会议,表示立即辞退黄卫华、牛超、李洁三名涉事人员,免除牛超的深圳大通致远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,董事长袁娜引咎辞职,辞职后仍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。

  董监高全员换血

  数据显示,除两名独立董事外,目前深大通的董监高人员全部为2019年6月之后重新任命,整个管理层实现了换血。与此同时,目前公司高管团队仅有总经理兼董事长史利军、财务总监曹原培、董事会秘书邢美敏仍在正常履职,没有其他任何副总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。

  回溯上市公司公告,可以发现深大通在抗法事件发生的2019年5月22日当晚,就发布了董事会秘书李雪燕的辞职公告,称其“因个人原因”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的职务。并在2019年8月2日辞去董事、副董事长等其他职务。

  随后在2019年5月27日,董事长袁娜辞去董事长职务,仍担任董事职务及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。2019年6月19日,深大通财务总监刘海滨,同样“因个人原因”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,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。

  彼时深大通在公告中对李雪燕、刘海滨二人在任职期间“为公司所做出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”。讽刺的是,在深大通的2019年半年报中,李雪燕和刘海滨被标记为“解聘”,而非与董事长袁娜一样是“离任”。

  然而,顺利辞职的前董事长袁娜似乎未能全身而退。2019年12月,深大通两位前董事长郝亮、袁娜被深交所出具监管函,指出郝亮在2017年9月14日至2018年12月17日任职期间,长期在国外,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上市公司董事长职责;而袁娜在2019年1月3日至2019年5月27日任职期间,实际主要从事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(上市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姜剑的一致行动人)的行政工作,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上市公司董事长职责。

  一年6封关注函

  即便经历了公司受罚、管理层大换血等一系列危机洗礼,深大通的未来似乎仍未看见曙光。2019年4月至今,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,深大通便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6封关注函。

  根据2月14日深大通收到的最新一封关注函,深大通此前于1月23日披露,深大通已于 2019 年 12月15 日签署合同,将全资子公司视科传媒100%股权出售给腾视文化,2019年12月23日完成工商登记变更及股权交割,视科传媒自此不再纳入深大通合并报表范围。

  截至2019年年底,深大通已合计收到股权转让款51%,也即9384万元。这笔交易体现在深大通2019年度业绩预告中,使该公司2019年度预计盈利达到1.2亿元,一举成为当年的最大进项。

  可深交所却指出,视科传媒为深大通的主营业务的运营主体,其100%股权转让事项对该公司影响重大,但交易期间深大通并未披露任何进展,仅在1月23日宣布股权转让事项已完成。

  此外,2019年全年,深大通还先后被深交所就2018年度财报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,重要子公司冉十科技、视科传媒业绩承诺完成率低,涉及商誉减值计提,银行资金累计冻结3.29亿元,涉嫌炒作工业大麻概念,可能存在虚构交易、套取上市公司资金等问题,出具关注函进行询问。

  在今年1月23日,深大通还就商誉减值测试差错问题,重新修正了2018年年报,以及2019年一季报、半年报和三季报。根据公告,审计机构对深大通2018年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,其中涉及深大通2018年度对收购视科传媒、冉十科技100%股权时所形成的商誉分别计提减值准备13.4亿元和7.83亿元。

  根据新的减值测试,深大通此次调整视科传媒形成商誉2605.67万元,调整冉十科技形成商誉1.35亿元,调整冉十科技无形资产5126.72万元,调整递延所得税负债1278.46万元,预计将减少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亿元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科学技术网网站地图